民国时期四大美女土匪的人生结局历史名人

民国时期是个横行霸道的年代,有势力的都当起了土匪。可能大家对女土匪更是闻所未闻。而你知道在民国时期女土匪是有谁么?她们的人生结局是怎么样的?带着疑问,下面就跟随历史网小编一起去了解下吧。

1、程莲珍

(1921-1998年),乳名程幺妹,又称“陈大嫂”,布依族,贵州长顺人

她少女时由于长得窈窕高挑,皮肤细嫩白皙,面容清秀,被称为“宜林山国第一美人”;名声在外,被水波龙乡板沟寨大地主陈正明经过多方促合娶为二房。她天生聪明,不但学会了骑马,也学会了打枪。陈正明病死后,陈姓近房为抢夺其千顷良田,纠集一伙人围攻程莲珍的住处,她持双枪和家丁一起还击,击退歹徒,从此“双枪女”的名声远近闻名。

程莲珍为保住财产,与惠水县白日乡乡长、原国民党第89军的营长罗绍铨攀亲结友。罗绍铨暗地动员随行副官、其弟罗绍凡与她结婚。两人不久过起同居生活,还不断到乡下去收租、处理家务。她丰姿绰约,跃马驰骋在崇山
峻岭之中,且双枪神射、胆略过人、心机多端,历经了新旧社会的人间风雨

解放初期,在解放军3年多的剿匪斗争中,这个女匪首屡屡侥幸漏网,并使解放军战士伤亡,某部司令员为此引咎写下辞呈。1953年2月当女匪首被捕获要枪决时,毛泽东主席得知后指出她是女的,又是少数民族,“不可杀!应采取七擒七纵办法”。程莲珍由此获释,并被人称为“女孟获”。

后来她积极配合解放军进行剿匪斗争,屡立战功,进山搜剿,有22名匪徒被她劝降,有3名顽匪被击毙。1957年冬程莲珍被安排进县城当工人,1960年7月成为县政协委员。

其故事最早由布依族作家王廷珍发表在1989年四川《处女地》杂志上,题为《毛泽东片言释女匪》。2003年,王廷珍再次以其故事为素材出版长篇小说《一个女匪首的传奇经历》。2005年,王廷珍和周唯一合著的《风雨莲花
被毛泽东义释的“女孟获”传奇》出版。2008年改编成10集电视剧《女匪首》。2009年拍摄40集连续剧《最高特赦》,由马苏演她。

2、赵洪文国

(1881
1950年),汉军旗人后裔,夫姓赵,本名洪文国,人称“赵老太”,民间称之为“双枪老太婆”(小说和电视剧《红岩》里有此形象),辽宁岫岩人

抗日战争时期她屡挫屡战,协助其三子赵侗组织创建辽南“少年铁血军”、“抗日铁血军”、河北“国民抗日军”、河南“太行山光复军”以及“晋察冀游击纵队”,当时被国人誉为“游击队之母”、“民族之母”,毁家纾难,转战南北,驰骋沙场,屡挫屡战,前仆后继,英勇杀敌,频创佳绩,在海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。她的三子赵侗、爱女赵理智,均积极投身抗日救亡,都是爱国民族英雄。历经13年的血与火,直至抗战胜利,赵氏家族为国捐躯30余人。

蒋介石与腰插双枪的赵老太太留念,并结拜为兄妹。蒋夫人宋美龄在1938年妇女节发表文章,称赵老太太为“全国妇女之楷模”,把她比作孟母、岳母。宋庆龄、何香凝、宋霭龄、朱光珍、史良等妇女界名流也纷纷题词赞赵老太太为“女中模范”、“母教救国”、“求中华民族解放大道自由平等地位,赵老太太顽强抗敌的精神做领导先锋”。冯玉祥与赵老太太成为挚友,赞她是“女中豪杰”,“句句英雄话,愧死男儿汉”。爱国人士陶行知和著名作家谢冰心共同编著《赵老太太》一书,陶行知还在该书中写《赵老太太》诗赞。

1949年4月,赵洪文国由北平再次南下,受蒋介石委托,组织冀热辽边区游击第二路绥靖纵队,其四子赵连中任总司令,驻扎重庆。他们建立大陆游击区(其实就是潜藏在大陆的匪帮),阻止国民党第16兵团起义,枪杀解放军谈判代表,围攻并占领川西的温江、崇庆、郫县、金堂、新都及川东的秀山等多座县城。1950年2月赵洪文国被捕,拒不投降。解放军西南军区军法处判处其死刑,于1950年“三反五反”运动中执行枪决。赵连中亦同时被处决,时年25岁。

3、“双枪”驼龙

(1901-1925年),本名张淑贞,辽宁辽阳人

她出生于农民家庭,但天生漂亮,知书达礼,胆略过人。战乱中母亲过世,与父亲张老好相依为命。16岁跟人私奔至宽城子,被骗卖入妓院。后遇常来作客的当地土匪首领王大龙,由其赎身,两人结为夫妻,很快成为首领之一,号为驼龙;不久大龙战死,她成为首领。

其匪帮活跃于东三省一带,经常出没在五常、榆树、双城等地,将队伍改名为“仁义军”,一度发展至2000人以上,亦正亦邪;后因打死日本驻军,引起奉系东北军围剿。她惯使双枪,骁勇善战,屡次挫败围剿的官兵。但在日本、奉军和当地民团的围剿下,在乱石山全军覆没;只身逃出,无处投奔,遂落脚于公主岭妓院,再次为妓。1925年1月8日在鸿顺班妓院被捕,19日被枪决于长春。

驼龙被处决是轰动当时的大事件,其名字传遍白山黑水,报道、故事和传说不翼而飞。一位出生在长春的作家说,他4岁时母亲抱他去看一场热闹,被枪毙的人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,据说是个女土匪。人们并不仇视她,而是以惊羡的口吻传颂她如何勇猛,如何双手使枪。

4、田玉莲

,湖南省湘西地区张家界市(原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)桑植县人,号称“大陆上最后一个土匪”覃国卿的老婆

覃国卿(1919-1965年),桑植隔壁大庸一个恶霸地主之儿。性情乖戾,顽劣异常;因小时出过天花,脸上留有麻点,平日喜欢偷鸡摸狗、打家劫舍,绰号“卿杆子”、“卿麻子”。1934年贺龙率军打下大庸,建立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,覃父在打土豪分田地时被处决。父死母嫁,覃国卿怀着对工农政府的一腔深仇,到土著武装义安乡民团当了兵,并练就了一手百步穿杨、左右开弓的好枪法。

1937年,覃国卿杀了时任保安队副的堂叔,霸占了颇有几分姿色的堂婶。有了几条枪,他便扯起大旗自封队长,组织一支独立的土匪队伍。他见邻县女学生田玉莲人才出众,即强拉其为压寨夫人。从此成了当地一霸,横行乡里,无恶不作,数年间干尽丧尽天良的坏事,死在他枪口下的百姓难以计数,强奸和霸占妇女近百人,百姓怨声载道,忍无可忍。而田玉莲也迅速与他臭味相投、狼狈为奸,助纣为虐、为虎作伥,同样作恶多端,为害乡里。

1949年新成立前夕,湖南省军区下令清剿残匪,称决不让一个残匪进入社会主义。翌年1月,我解放军141师423团奉命进驻大庸剿匪,许多土匪迫于压力,缴械投降。可死心塌地与人民为敌的覃国卿、田玉莲夫妇,根本没把新生政权和剿匪大军放在眼里,竟变本加厉带领匪徒继续作恶,气焰十分嚣张。

解放军大队人马出动,才把覃国卿一伙赶进深山野林,并陆续对其残余进行围剿,只剩下覃国卿和田玉莲两人。自此,他俩因目标小、行动快,像钻地鼠似的这山奔那山、东洞钻西洞,经常往返于大庸、永顺、桑植之间。人们对其防不胜防,称他为活鬼活魔。

1965年1月1日,湖南省军区司令员刘子云下达剿灭覃国卿和田玉莲的命令,部队、公安、民兵一齐出动,同时恢复湘西剿匪指挥部,特设永顺、大庸、桑植三县分指挥部。一时间,在湘西掀起自新成立以来第二次剿匪高潮,可以说是“军民齐动员,围打歼灭战”。

3月23日,他们藏身在桑植县利福公社棉花大队附近。覃国卿为正在怀孕的田玉莲下山寻找食物时,还把行路的余构良杀害。他的滔天罪行引起民众公愤,男女老少纷纷表示要为剿匪出力。解放军剿匪分队接到报告,当晚便组织三县部队、民兵、群众近万人,对其形成多层包围圈,大小山头被围得水泄不通。他们藏在永顺公路旁一个小缸钵状岩洞里,决定孤注一掷,把孩子生下后再做打算。

翌日凌晨,大搜山开始了。上午8时,青安坪田家岗大队民兵排已搜到缸钵状洞前,他们迅速向洞口靠拢。已成惊弓之鸟的覃国卿和田玉莲见大势已去,再也不敢挪动身子。但在这大军压境、四面楚歌的情形下,这个顽固的土匪头子仍不投降。公安少尉谢茂双将两枚手榴弹投进洞内,只听“轰隆”一声,手榴弹爆炸,覃国卿当即被炸死。田玉莲被活捉,经审讯后才被处决(一说两人当场双双被击毙)。

相关文章